1925年美国巡回赛

从1922年开始美国田径协会就开始不断邀请帕沃·鲁米来美国进行巡回赛。但鲁米则因其在赫尔辛基工业学校的学业和备战巴黎奥运会而无法接受邀请。鲁米在巴黎奥运会造就辉煌之后就变成了美国田径运动员的焦点人物。1924年11月鲁米和他的按摩师艾依诺•哈克涅米踏上了停靠在汉科港的阿克图鲁斯号远洋游轮。载满移民的游轮在哥本哈根、赫尔和利物浦停靠后驶向纽约。船上的训练设施非常简陋。在1925年《工人运动员的圣诞》刊登了鲁米对这次旅行的描述。“在船上我每天都坚持训练。其实是在昏暗的电灯下。白天我不好意思出去,清晨我也不敢在船员没有起来前训练。”12月10日游轮到达了纽约,码头上的上百名美籍芬兰人迎接这位芬兰传奇人物的到来。随后在纽约市政大厅里举行了正式接待会,纽约市长为鲁米授予了荣誉钥匙。

 

烟熏缭绕的跑道和撕心裂肺的狂呼

抵达美国当夜,美籍芬兰人体育协会FAAC的主席胡戈•奎斯特邀请鲁米住在他家。然后奎斯特家里每天几十个记者的采访和粉丝的热情却不得不让鲁米搬去市郊居住。为了迎接即将到来的巡回赛,鲁米立刻开始强化训练:两周半的室外训练之后,他就踏上室内跑道训练。

1925年1月6日鲁米美国之行的首战在著名的麦迪逊广场花园上举行。比赛的门票在广告刊登后瞬间售罄。鲁米认为花园里160码(140米)长的弹性跑道是美国最快的跑道。运动场内烟雾缭绕的雪茄烟让他更加兴奋。鲁米的首战让人联想到了他在巴黎奥运夺冠的情形—— 一英里跑和5000米。一英里跑中,美国名将乔伊•雷和罗伊德•哈恩的出现让“尚未习惯弹性跑道”的鲁米感到意外,但鲁米却以4分13秒5的成绩夺冠并打破世界纪录。在记者和摄影师的团团包围中无法托生的鲁米和里托拉在5000米预赛中迟到。里托拉全程都保持着快速的节奏,但鲁米却在距终点200米时开始的强悍冲刺,并最终以14分44秒6夺冠—再次打破世界纪录。

 

万里巡回

原本并无打算在美国久留的鲁米在的首次比赛后却收到了来自美国各地的邀请。他在美国各地参加了共计55场比赛,并在学校、大学和军营中进行了不计其数的表演赛。在巡回期间,最让鲁米精疲力尽的不是比赛本身,而是在各地间的穿梭和各种接待活动。二十年代尚无民航运输,鲁米乘坐火车和汽车走遍了美国。他在东西海岸穿梭,从波斯顿到圣弗朗西斯科,甚至还越过国界到加拿大参加了两场比赛。鲁米在美国期间总共履行了超过五万公里。由于室内比赛开赛很晚,而且赛场黑马鲁米的比赛通常都在午夜时分开始,比赛结束后他通常都在凌晨一两点才可入睡。在这样的条件下,鲁米却仍然创造了辉煌的成绩:55长比赛(45长室内赛,40场室外赛)中夺得51次冠军,3次亚军(其中包括两场进阶赛),还有一场因接受注射而不得不放弃比赛。室内田径赛中,他刷新了12次世界纪录,并多次创造了非官方比赛项目的纪录。5月26日鲁米在纽约洋基体育场里参加了最后一场比赛.880码赛跑中,他领先美国飞人阿兰•赫尔夫里奇半码夺得冠军—他在媒体发布会中说,这样的成绩完全出于礼貌。

 

美国为什么为他疯狂?

为什么美国媒体对鲁米如此关注?为什么沉默内敛的芬兰飞魂在二十年代查尔斯顿、爵士乐和地下酒馆风靡的美国能够得到美国人的热情?至少鲁米本人并没有想出名,他在整个旅程中没有接受任何采访。鲁米回国后,应芬兰国家总统劳里·克里斯蒂安·雷兰德之邀,他在楠塔利接受了芬兰白玫瑰一级荣誉勋章,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令人费解的是为什么美国总统卡尔文·柯立芝却也想接见鲁米?

当年一月至三月仅仅《纽约时报》就表了超过70篇有关鲁米成名事迹的报道,其他报纸上的报道更是不计其数。媒体炒作正是其中的道理,如同鲁米自己承认:“每个人都看报纸,但读者只关注体育新闻,看完体育报道后他们就把报纸扔进废纸桶。”1929年鲁米再次前往美国巡回时,美国民众对他热情依旧,但他的比赛日程安排却远远没有1925年那么紧凑。帕沃·鲁米之后不断前往美国访问,每次访问他都以贵宾的身份受到官方的款待。